第二,现在也没有2015年那么充足的资金。有人说疯牛不需要业绩,2015年就是证据。当时业绩正处于和目前类似的下行周期,2015全年业绩增速甚至还是负的,但一样不妨碍疯牛的出现。因为当时的钱太多了,所以很多人称之为“水牛”。除了连续的降准降息“放水”,更重要的是当时“水”可以自由的加杠杆,自由的流进股市,1块钱可以配成10块钱,场外配资数以万亿计,甚至超过了场内。但现在呢?监管环境完全不一样了,如果还搞2015年那一套,只能说你太不讲政治了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从多位银行资管人士处获悉,此为一家华南股份制银行。但目前看来监管尚未大范围进行窗口指导。包括国有大行、股份行和城商行在内的多位资管人士告诉记者,并没有接到类似通知,今日投资大额存单的操作正常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