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的问题是,约束监督的笼子没有关上,问责追责的棒子没有举起。

在老人被骗的各个案例中,“闺女”“儿子”的身影频繁出镜。